当前位置 : 吉祥新闻网 > 房产新闻 > 正文

月球房地产推销员(40)

编辑:吉祥新闻网 点击: 时间:2019-04-16

  客厅很冷,我只穿着薄薄的睡衣,可我并不想回去接着睡。我坐到沙发上,摸索着找到了遥控器,打开电视机。无聊的深夜节目,无聊的电影。我不停地换台,脑子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事。直到换到“月球频道”时,我放下了遥控器。

□ 李 唐
  后面又采访了好几个人,但我的关注点不在他们身上。我一直观察着被访者身后那些形形色色的路人。忽然间,我想到自己是在下意识地寻找阿树的面容,尽管这很荒谬。没错,阿树很有可能是到月球了,并且可能性很大。为什么之前我没想到这点呢?真是太蠢了。
  “人很多。”

  孩子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。
  “也不是哦,小朋友。”主持人笑着纠正道,“也有很多人是舍不得离开,毕竟地球是人类最初的家园嘛。”
  “我正想说这事。”他挠了挠头发,“他……不太方便,所以你能不能一起跟我过去见见他?到时他会详细跟你谈。”
  “有点奇怪。”我摇了摇头,自言自语。接着,我开始吃第二份樱桃馅饼。
  “那就明晚八点,我过来接你。”砂原先生说。
  “是我,”我有些尴尬地瞥了一眼,嘴里还塞着食物,“不过写得不太好……”
  “具体的可以明天再聊。”他神秘兮兮地冲我眨了眨眼,然后看看手表,“时间不早了,我要回去把这件事告诉我的那个朋友。”说完,他把他那盘樱桃馅饼推到我面前,站起身,说道:“失陪了。”不等我说话,便径直走向甜品店的收银台结了账,走出门外。透过橱窗,我看着他的背影匆匆消失在夜色中。
  我是莫名醒来的。或许,我又梦到了阿树,谁知道呢,因为梦的内容我立刻就忘掉了,怎么也回想不起来。自从阿树不辞而别后,我梦到过许多次,每次都是不同的场景。有时是教室里,有时是那根烟囱上面,而有的时候是我描述不出的奇异场所。相同的是,梦中的她总是面目模糊。我可以确定她就是阿树,但却看不清她的脸。
  樱桃馅饼端上桌。我早饿了,就开始吃起来。砂原先生仍然盯着我,连叉子都没有碰一下。“对了,”他忽然说着,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本书,放到桌子上,“这本书是你写的吧?”
  “还有呢?”主持人追问道。
  “别的方面?”我没有听懂他的话。
  “没问题。”我不禁坐直了身体,“为什么不让您的朋友亲自过来?”
  “月球频道”是专门面向地球的月球电视台。每天定时播报月球上面的新闻,以及月球居民的生活、娱乐、教育等。此时电视里正放的是一档街头问答节目,主持人会随机找一些路人问些奇怪的问题,比如说现在出现在镜头里的这个大约六七岁的男孩,就被主持人问到“你对地球还有什么印象”之类的问题。
  “当然可以,什么时候?”我说。拜访客户本就是我的本职工作。
  夜晚,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。我走出卧室。客厅没有开灯,漆黑一片。黑暗中,我仔细倾听了一会儿,什么声音也没有,除了窗外汽车驶过的声响。我看了眼发出绿色萤火的电子表。凌晨三点半,整个世界安静得像是一座被遗弃的游乐场。
  “环境很糟糕。”孩子说。
  “嗯……”男孩又陷入了沉思,“妈妈说留在地球的都是穷人或者没有理想的人。”
  “还有吗?”
  砂原先生将双手放在光可鉴人的桌面上,手指以一种不太自然的姿势缠绕在一起。“我的一个朋友正好有打算购买月球的地皮。”他说,“所以想咨询你一下。”
  “它当然还有需要进步的地方,”砂原先生说,“不过我关注的并非它写的好坏与否,而是别的方面。”
关键词: 大众日报

本站内容除注明原创以外,均收集于互联网,仅供学习与传递信息之用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及时处理!

分享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