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吉祥新闻网 > 国际新闻 > 正文

97岁吴孟超院士:“虽然退休了,但我随时可以进

编辑:吉祥新闻网 点击: 时间:2019-04-15

97岁吴孟超院士:“虽然退休了,但我随时可以进

  这封电报点燃了我们的激情——到延安去,到抗日前线去!1940年春天,我约好6个同学,历时一个月经新加坡、越南,从云南入境,回到了祖国怀抱。

  97岁的吴孟超是我国著名肝胆外科专家,中国肝脏外科的开拓者和主要创始人之一。从医70多年,拥有自主创新重大医学成果30多项,创建我国肝脏外科论基础,主刀完成包括我国第一台中肝叶切除术在内的16000多台重大肝脏手术,使我国肝脏疾病的诊断准确率、手术成功率和术后存活率均达世界领先水平,肝癌患者术后最长存活已达45年。如今全国肝胆外科的专家和医生中,八成以上都是他的学生。

  虽然退休了,但只要组织需要,只要病人需要,我随时可以进入战位,投入战斗!我觉得我身体还可以,所以我有信心,也有决心。

  我曾问自己,如果不是选择跟党走,如果不是战斗生活在军队这个大家庭,我又会是一种怎样的人生呢?我可能会有技术、有金钱、有地位,但无法体会到为人民服务的含义有多深,共产党员的分量有多重,解放军的形象有多崇高。一个人找到和建立正确的信仰不容易,用实际行动捍卫信仰,更是一辈子的事。

  用实际行动去抗日救国

  我亲身经历了上海解放的时刻。那天早晨非常安静,我走到街上一看,一排排的解放军战士睡在街道旁,没有任何扰民行为。我的决心更加坚定了:我要加入中国共产党,我要成为解放军的一员!

  现在看来,回国、学医、入党、参军,这四条路的正确选择让我能真正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。所以,我庆幸自己的选择,也永远感激党和国家,感谢部队这个大家庭对我的教育培养。

  2006年1月,吴孟超院士荣获“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”。图为见到恩师裘法祖前来祝贺,吴孟超院士欣喜万分。沈家善  摄影

  1922年夏天,我出生在福建闽清的一个小山村里。因为家境贫寒,在我3岁时,父亲就背井离乡到马来西亚割胶谋生。5岁那年,妈妈带着我和弟弟远涉重洋,到马来西亚诗巫投奔父亲。

  可是,我们却把困难想简单了。那时,通往延安的道路已被国民党军队严密封锁,大家不知道延安在哪儿,也不知道怎么去延安。无奈之下,我只能留在昆明当地一边打工一边上学。

  1937年,卢沟桥的炮声也传到了马来西亚。华侨领袖陈嘉庚领导华侨开展抗日救亡运动,校园里掀起一波又一波革命浪潮,我也第一次知道了“中国共产党”。

  采访这天,吴老身着蓝色海军礼服,胸前佩戴着党徽,精神抖擞,笑容温暖。回忆过往岁月,他饱含深情,“选择回国,理想有了深厚的土壤;选择从医,追求有了奋斗的平台;选择入党,人生有了崇高的信仰;选择参军,成长有了一所伟大的学校。”吴孟超说,这四个正确选择决定了他一辈子的幸福,“如果说有什么成功秘诀的话,就是这几条路走对了!”

  吴孟超院士提笔为《解放日报》创刊70周年献上祝福。杨可欣  摄影

97岁吴孟超院士:“虽然退休了,但我随时可以进

  如果有一天倒在手术台上,那就是我最大的幸福。

  上世纪50年代,中国是肝炎、肝癌高发地区,但肝胆学研究长期是一片空白,直至新中国成立时,中国还没有单列的肝脏外科,肝脏手术更被视为禁区。1958年,某外国医学代表团来医院参观时傲慢地预言:“中国的肝脏外科要达到世界先进水平,起码要30年。”

  让中国肝脏外科领跑世界

  1949年,我从同济大学医学院毕业时,恰值解放军即将解放上海。当时我正在实习,参加了救治解放军伤员的工作,三天三夜没离开手术室。

  在异国他乡,我跟随父母卖米粉、做苦力,受尽当地英国殖民者及其帮凶的压榨盘剥,15岁时好不容易才进入一所华侨学校半工半读。这所学校就是马来西亚华侨办的光华初中,“光华”就是“光耀中华”之意。从那时起,爱国的种子,就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生根发芽。

97岁吴孟超院士:“虽然退休了,但我随时可以进

  从七八岁开始,我也在橡胶园里割胶。割胶只能夜里进行,那时我们凌晨两点出发,手上戴一个灯,条件好的能戴个头灯,每天要割几十棵树,收完胶常常早上六七点才收工。

本站内容除注明原创以外,均收集于互联网,仅供学习与传递信息之用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及时处理!

分享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