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吉祥新闻网 > 军事新闻 > 正文

张召忠谈军事评论:说的话遇热炒想反悔都不行

编辑:吉祥新闻网 点击: 时间:2019-04-15

  “电视机前的观众有高级领导干部,有高级知识分子,也有普通百姓,甚至很多人是老人、小孩和文盲,我讲的那些东西能让他们听得懂、感兴趣是最大的成功。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入耳入心,对节目建立感情,锁定节目追着看。有一次‘防务新观察’在军事博物馆现场录制节目,突然有一位观众激动万分地跑过来要与我合影,他们开玩笑说,哈,原来你的粉丝是八九十岁的老太太啊。是的,我讲课的时候,还有很多几岁、十几岁的孩子们在静静地听讲。”

  电视直播评论讲究的是首发和首评,突发事件、重大危机或战争爆发之后,要以最快的速度进行评论,第一时间要发出声音。张教授说,“今日关注”的直播,经常是临到直播前还要换题。“有一次发给我的策划案是朝鲜问题,可临到直播前智利发生大地震,我们只好临时决定换地震的题目。6月26日,节目的内容是菲律宾问题,可直播前突然看到中海油宣布了南海9个区块对外招标,我们立即决定就这个问题进行评论。距离直播还有十几分钟,现做短片、上字幕、改标题、做地图、设问题。他们在直播室跑来跑去,分秒必争,直播线上的工作人员,相互配合,一丝不苟。这让我想起了在长达一个多月的伊拉克战争直播期间,主持人、专家、节目组人员、直播线工作人员和领导,全部在一线忙来忙去,吃盒饭,累了就在椅子上靠一靠,有的干脆躺在地板上休息一会儿。如果不是身临其境,任何观众都绝对不会相信,如此严谨的新闻评论节目居然是在这种条件下完成的。”

  4.为强迫记忆 十几年前开始无纸化办公

  “这也是我常常思考的问题。”张教授说,“我上过三四个大学:1968年学的专业是机械电子,它奠定了我的理工科专业基础,对我后来从事科技装备研究非常重要。电视评论中,我经常会向深处谈,一谈到技术装备大家就心里有底了,感觉不再空虚和漂浮。1974年我在北大学阿拉伯语,并进修了英语,这使我开阔了眼界,出访过很多国家,接待过十几个国家军舰的来访,并在国外常驻、工作和学习了很长时间。这些经历,让我对外事活动和外交事务比较熟悉,电视评论中能从国际关系的角度去思考军事问题,把军事话题提升到国际战略和国家战略的高度,而不是仅限于玩儿兵器、讲性能、看热闹的初级状态。1994年以后,我作为军队的国际法专家多次参加国际会议和研讨活动,对国际海洋法、海战法、武装冲突法和世界军事历史等有了深入研究。对历史和法律问题研究的最大好处是在谈及黄岩岛、钓鱼岛、台海形势等重大敏感话题的时候,能够从历史的纵深、法律的规范和严谨的视角去分析问题,并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。懂一点历史和法律,能够让浮躁的心平静下来,避免说过头话、偏激的话和极端的话。”

  电视新闻评论与娱乐节目最大的一个不同,就是敏感性、危险性太大。从媒体规律来看,总希望评论员对刚刚发生的重大事件进行深度点评,最好是提出自己独特的与众不同的观点。从评论规律来看,对突发事件、危机和战争必须要在来不及查找资料的情况下,对其发生和发展的来龙去脉说清楚,这需要有相当深厚的技术装备、战术战略和政治外交功底。评论员必须把问题讲清楚,不能含糊其辞,吞吞吐吐,尤其不能把网上不准确的信息、把报纸杂志上看到的内容直接说出来,要融会贯通,提出自己的观点和看法,最重要的是确保在口径上不出偏差。

  “节目的功夫在节目之外,就节目准备的节目不可能好看。我参加的所有节目都有专业的编导和策划,他们经常在节目之前把策划案发给我,但我在节目直播和录制过程中,从来都不看策划。为什么?我认为编导和策划完成的文案只是他们的书面认知,要变成节目还需要主持人的二次加工和再创作,优秀和平庸的主持人之间的差别就在这一刻拉开。如果编导的策划案是A,主持人的任务就是把它变成B,我的任务就是配合主持人把节目变成C,决不能是A+!所以我不仅不能看策划案,更不能预先准备好答案到节目中去背诵,我必须眼睛盯着主持人,脑子跟着主持人的思路去反应、去思考、去回答。在节目到了直播和录播的时候,主持人就是乐队的总指挥,我只是一个演奏员,我必须与他保持协调,才能步调一致,节奏和谐。凡是好看的节目、收视率高的节目,都是主持人努力挖掘和勇于挑战专家的节目,按部就班、顺着策划案往下推的节目不可能有收视率。战争之所以扣人心弦就在于不确定性和挑战性,军事演习之所以不受人待见就因为未交战已知胜负,把演习玩儿成了演戏,是形式主义的再现。”

  张召忠是从农民到士兵、从士兵到将军的,没有任何背景,没有任何后门,在每一个进步的台阶上没有送过任何礼,也没有受过任何贿。40多年来在党组织的培养下成长起来,全靠刻苦学习成就了自己。他说,自己是一个整天辛勤耕耘的人。无论作电视评论、讲课、写文章、写书,都要有一颗平常心,不管名气有多大,职务有多高,都要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从哪里来,到哪里去,千万不要不知道天高地厚。无论是说话、办事儿、讲课、做节目,都不能盛气凌人,不能说大话、官话、套话、假话、废话,一定要用最朴实的语言诠释最复杂的问题,要接地气,草根儿化。

  “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。6月28日,中央电视台十频道《读书》栏目约我连续录制了五期‘走向深蓝’系列节目。在节目录制之前,编导给我送来了7本书,总共300万字。我从来没有参加过这个节目,所以心中没底,就用十几天的时间,把送来的书都看了一遍,此外还看了好几本别的相关内容的书。开录之后,35分钟一集,连续录制,非常顺利地录制完成,所有人都非常满意。”说到此,张教授难抑自豪。

  谈到往事,张教授都能清楚地说出日期,让记者十分惊讶。

  “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记忆力那么好,很多事件、时间、地点、人名都记得清清楚楚。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这是长期积累的结果。我出版过20多部专著、总计4000多万字,没有一个字是找人代笔的,所有著作都是我自己完成,连查找资料也都是我自己完成的。我备课、讲课、做多媒体,从头到尾都是自己完成。我从来没有在别人的作品前面署名。学者的责任在于用自己的所学奉献社会,找人代笔、徒有虚名是一种学术腐败。学问有高有低,观点有对有错,但做学问的态度必须端正,绝对不能沽名钓誉。”

关键词: 节目;反悔

本站内容除注明原创以外,均收集于互联网,仅供学习与传递信息之用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及时处理!

分享:

相关推荐